純網銀執照七月發放在即,面對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簡稱金管會)的大動作革新,各家業者無不磨刀霍霍,不容錯過商機。這次的執照發放,距離上一次核發本國商業銀行執照已超過十年前。在進入21世紀後,本國銀行除了零星的改名、收購外,幾無新銀行成立。對於純網銀的加入,各界都在期待會不會出現鯰魚效應,為金融業注入活水,或是為台灣一直以來overbanking帶來解方。

台灣金融業新轉機?

Overbanking是指分行數過多,過多的分行可能造成的現象如市場被瓜分、業績下降等,並且會導致分行的固定成本難以下降。根據世界銀行的調查,高收入國家平均每十萬人享有17.3間商業銀行分行服務,而台灣卻高達27間。純網銀強調的正是無分行,所有的金融服務都是透過網路去進行,這樣的特性是否會緩和overbanking的狀況呢?

1991年,財政部一下開放15家民營銀行,打亂當時由公營銀行的主導的金融體系,引出鯰魚效應讓金融業服務品質得到提升。今年,金管會預計發放兩張純網銀執照,依據以下五個原則作為申請依據,並以高於鄰國的資本額門檻來因應前期可能會面對的投資與虧損。

2000年,亞洲第一個純網銀Japan Net Bank於日本成立,作為亞洲第一個設立純網銀國家的日本,卻還是有著嚴重overbanking的問題,在日本,每十萬人會對應34.1間的分行數,比高收入國家平均值(17.3間)的多了近兩倍,根據調查,日本與台灣都因為經歷了快速的經濟自由化,造成分行數驟增,但卻減少了銀行的獲利能力,甚至淨利息收益率(NIM)比鄰近的香港、韓國還少。

日本 台灣 香港 南韓 NIM
圖表取自:BANKING

2000年後,伴隨經濟泡沫化以及純網銀的發展,日本分行數量雖已大幅縮減,但是產能過剩的情形仍在。2017年,日本三大銀行(三菱日聯、三井住友、瑞穗)受到國際貨幣組織(IMF)警告被列為全球九間低獲利銀行,三間銀行也在同年關閉數百間分行,並宣佈未來也將繼續縮編。依據2018年Datareportal公布資料來看,日本擁有93%的網路普及率以及66%的信用卡持卡率,對比台灣的88%及55%,對純網銀發展台灣都較具劣勢;再加上金融業現存的存放款利率縮小問題以及網路銀行使用率低的現象,讓純網銀業者進入台灣的挑戰又再升高。

目前申請的三家業者遞件分別是通訊軟體Line領軍的連線銀行、由中華電信主導被稱為國家隊的將來銀行、以及日本電商主導樂天銀行,呈現三搶二的局面。根據《數位時代》報導,融研訓院金融研究所所林士傑認為台灣許多低度銀行服務的族群,因為利潤貢獻低、無信用紀錄,不是傳統銀行所定的客群。而純網銀沒有分行的設立,目標放眼一般民眾,他建議純網銀可以與傳統銀行合作,開發普惠金融信用風險以及AI融資,雖必須投入信用系統建置的成本,但是讓消費者開放銀行資料增強個人信用,並透過信用連線,可以使雙方的信用風險成本降低。